123

文章详情
当前位置: 企业文化 > 风采中核
名矢志“找大矿、找好矿”的普通核工业建设者的故事
文章来源: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:2018年10月17日

  前不久,看完纪念核工业第一批厂矿创建60周年的文艺演出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听着“山知道我,江河知道我,祖国不会忘记,不会忘记我”的歌声响起,一次次红了眼眶……?#21024;?#22825;动地事,做隐?#31456;?#21517;人,这些人里也有我的?#32844;幀?#36716;眼,我的?#32844;?#24050;经离开我们五年了,他叫刘建华,是四川省核工业地质局的普通一?#20445;?#20182;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核工业的铀矿事业,哪里最辛苦他就去哪里。一年12个月,他驻扎野外常常一呆就是8个月。

  在他的记忆深处,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在野外,在他爬过的每一个座高山里,趟过的每一条河流里。

  从小的记忆里,我?#22253;职?#30340;记忆是生疏而陌生的,对他的工作也了解不多,直到2005年我一个人去新疆找他,亲身经历了找矿人的生活和工作,我被深深震撼了。

  那是一片荒芜人烟的戈壁沙漠,地面温度达到50度,没有水源,没有树木,没?#24515;?#20861;,只有茫茫的黄?#24120;?#36824;有他们放进去的几台大钻机,高高耸立着,在大漠的余晖下显得格外的醒目。还有一些灰头土脸的人,那是?#32844;?#30340;同事,他们看到我都不好意思的笑着说:“你是第一个走进这片沙漠的女娃娃呢!”?#32844;?#35828;:“因为这里的水都?#23458;?#38754;拉进来,大家都不怎么能洗?#24120;?#39118;沙这么大,还要下钻井,所?#24895;?#20010;都脏兮兮的,其实他们?#38469;?#24456;精神的小伙子哩!”

  我一个人在沙漠中游走,大喊一声,完全听不到声音。呼呼的狂风中,黄沙四起, 置身其中,完全可?#22253;?#20320;淹没,只能看见不远处的钻井在一升一降的工作着。?#32844;?#35828;:“你以钻井为坐标,就不会?#26376;?#20102;。”看着远处的钻井,我的眼睛湿润了,突然好像有点理解?#32844;?#20102;。

  我在新疆的日子是短暂的,只是珍藏在?#38498;?#20013;。而我的?#32844;?#38271;年在那里,新疆过了,?#36136;?#20869;蒙,内蒙过了?#36136;?#33509;尔盖高原。在?#32844;?#29983;命的最后几年,他一直奋战在平均海拔4000多米、长期缺氧又条件艰苦的青藏高原。直到?#32844;?#29983;命的最后一天,我也没有听?#32844;?#35828;过一声累,叫过一声苦。

  在他病危、意识不清的日子里,跟我说的每一句话几乎?#38469;?#24037;作。我说:“?#32844;鄭?#21507;饭了。”?#32844;?#35828;:“让井上的同志先吃。”看着吊针挂架,他一个劲的说:“井歪了,纠?#26412;佬保 ?#19981;停地掏病号服的口袋,嘴里念叨着:“我的标本呢?”看着这样的他,我止不住哇哇大哭,?#21592;?#30340;医生护士也常常忍不住哽?#30465;?#26202;上他疼得睡不着的时候,不停地跟我“胡?#26376;?#35821;?#20445;?#35828;的?#38469;牽骸?#20170;天到哪里了,现在是在格尔木了?#25925;?#21776;?#29228;?#23665;了?”我顺着他聊天,聊着聊着他就笑了。我知道,在他的记忆深处,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在野外,在他爬过的每一个座高山里,趟过的每一条河流里。曾经我问?#32844;鄭骸?#20320;为什么会学地质?”他笑着说:“当时看了一本李四光的传记《希望之光》,热血沸腾,高考完就报了这个专业,?#32531;?#23601;一直干到了现在。”

  我们宁可多爬一座山,也不能放过一个找矿线索,地质没有捷径,我们要这样一步一个脚印把矿找出来。

  从1982年8月来到地质队,到2013年7月离开工作岗位,?#32844;?#22312;他30多年的地质人生中一直奋战在第一线。?#32844;志?#21382;过的项目难以计数,他带出了一批批年轻的地质骨干,像照顾自己孩子一样带着这些年轻人在云南、贵州、四川、内蒙、新疆、西藏的高山里默默地奉献着,寻找着。这些年轻人?#35760;?#20999;的叫他刘总。知道?#32844;只?#30149;后,他们也一样沉痛不已,经常来医院看他,跟我聊起?#32844;?#22312;野外的点点滴滴。

  他们跟我说:“一?#26412;?#24471;刘总是一个在办公室里坐不住的领导,每年一出野外,就是大半年,就算回到办公室,他也总是埋在一?#28153;?#32440;和报告里。他最?#19981;?#20570;的事情就是在艰苦的一线工作。面对面指导我们时,他从来不怕麻?#24120;?#38754;对项目难题时,他总是狠下功夫;干起工作时,他毫不吝啬自己的力气。”

  项目组小李跟我说:“刘总在野外考察?#38469;?#20146;自上阵,带领年轻人开展路线调查、钻孔布置、岩芯取样,亲自进入?#25216;?#30334;米深、放射?#32422;?#24378;的铀矿坑道内进行坑内钻孔布置,实地考察铀矿特征。在钻机开工后,多次进入坑道指导年轻人进行地?#26102;?#24405;,不仅为深部铀矿勘查提供了宝贵的资料,还为单位培养了一批铀矿地质勘查人员。”

  初?#32454;?#21407;,许多年轻人都会有?#29616;?#30340;高原?#20174;Γ?#21507;不下饭、睡不着觉。但我五十多岁的?#32844;鄭?#20174;来没?#22411;?#32553;过,无论是海拔高差500米的若尔盖高原,?#25925;?009年后进入西藏直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光,他从来没?#22411;?#32553;过!他们听?#32844;?#35828;的最多的一句话是,“我们宁可多爬一座山,也不能放过一个找矿线索。地质没有捷径,我们要这样一步一个脚印把矿找出来。”

  2009年,为了帮助单位某项目解决技术难题,他只身前往盐源。由于项目地处山路?#30422;?#30340;凉山州山区, 一旦下雨,行?#21496;?#27493;维艰、危险重重。为了在雨季正式来临前帮项目组把野外工作做完,?#32844;志?#24120;天没亮就起身前往工作地点,晚上披着点点星光回到宿营地,简单的晚餐后又开始借着微弱的烛光通宵达旦地处理野外资料。大家劝他注意休息,他却固执地说:“野外资料一定要当天处理,丝毫马虎不?#33579;?#36825;样才能保证原始资料的及时准确。”最后,在他的带动下,大家都养成了资料及时处理的习惯。

  这乐声是他“一心找好矿、找大矿”的遗志和他30多年地质生涯里走过的的欢乐与忧伤、执着与追求、成功与喜悦。

  我的?#32844;鄭?#26159;优秀党?#20445;?#26159;地?#39318;?#23478;,是?#25237;?#27169;范,但对家庭来说,他却总是有所亏欠。和我妈妈结婚二十几年,聚少离多。妈妈怀我的时候,他不在身边,生我的时候,他?#25925;?#19981;在身边;养我的时候,他同样不在身边;小时候,我见到他怎么都不肯叫?#32844;鄭?#22240;为太陌生了……

  可是,我知道,他是个好丈夫、好?#32844;幀?#34429;然在一起的时间不多,但高一那年妈妈要长驻外地,我突?#32531;?#20182;一起生活。不怎么做饭的他,天天赶回来给我做可口的饭菜,每天下自习都能吃到香喷喷的红烧狮子头。那时没有洗衣机,大冬天的在冷水里帮我洗棉衣。那时我理化跟不上,天天帮我补习物理和数学。虽?#32531;?#24537;,但还尽量抽时间带?#39029;?#21435;玩。记得那年我过16岁生日,生日那天他忘了,我提醒他后他立马跑出去帮我买了生日蛋糕。跟他说我要代表班?#27927;?#31726;球,他马上?#22242;?#20986;去买了个篮球回来;上大学后他每个月与我通一封信,给我解答学习成长的各种困惑。在他最后一次的会议工作?#22987;?#26412;里还夹着我大学毕业时给他写的最后一封信……虽然,他没有怎么表达过,但是我知道,他非常地爱我,爱我们这个家。

  从小到大,?#32844;?#23545;我的教育是“有大家才有小家?#20445;?#20182;那一代人接受的教育就是“听党的话,跟党走?#20445;?#20174;来不主动要求什么。他一直认为是党的培养,他才有今天的成绩,所以一切的付出?#38469;?#24212;该的。2013年雅安芦山地震发生后,?#32844;?#24050;在医院住院。考虑到?#32844;?#29983;病需要静养,这次的捐款活动单位没有告诉他。但?#32844;只?#19987;门打了电话,叮嘱一定要把他的特殊党费交上,表达他作为一名党员对灾区的关心。在?#32844;?#30340;身上,我看到了对 “四个一?#23567;?#26680;工业精神最生动的?#25925;汀?/p>

  在我耳边,时不时还会响起?#32844;?#22312;野外拉二胡、吹笛子的苍茫乐声,这是他“一心找好矿、找大矿”的遗志,声音里有他30多年地质生涯里走过的的欢乐与忧伤、执着与追求、成功与喜悦。我爱我的?#32844;鄭?#20182;是我的?#26223;粒?#26356;是我的灯塔,一直指引着我未来前行的路。 (作者系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刘凡)

【打印】 【关闭窗口】

陕西十一选五开奖